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四章 被自家狗咬了的無辜孩子

  看正版言情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rapfqf.tw)

  “夢兒,出來搬貨了!”好又來蛋糕外的馬路邊上停了一輛面包車,一個中年女店員招呼道。

  這家蛋糕店位于商業中心,周圍都是屬于董氏集團的物業,由董氏大廈及其附屬寫字樓,蛋糕店的主流顧客都是來自這些白領,她們消費能力非常強,所以這個蛋糕店的生意一直不錯,這不,總部又派車來補貨了。

  “來了,羅姐!”隨著這聲清脆的回答,蛋糕店里走出來一個水靈靈的女孩,清澈的眼眸迎著陽光,嬌小的身影愈發顯得通透明亮。

  新來的司機看得有些呆,被羅姐推了一下才放下手中裝滿面包的箱子。

  三年前這里的店長羅姐也是在像這樣的冬日的寒冷雨夜中遇到李夢兒的,當時她就給了這丫頭幾個面包,第二天,當李夢兒收拾得干干凈凈站在她面前時,她才發現這小姑娘長得還挺周正的,她又讓她在店里打零工,后來老板看這小姑娘性格踏實又肯做事,李夢兒才成為了一個正式店員。

  羅姐慶幸那一個善舉,換來的是三年來一直沒有跳槽的員工,這蛋糕店工作時間長,工資又低,里面的店員們來來去去換了好幾波,只有李夢兒什么都不計較,跟在羅姐身后忙來忙去,任憑其它店員鼓動,也不為所動。不過,這種平靜最近卻是被打破了。

  “怎么了?”羅姐查覺到了她的心不在焉。

  “羅姐,把我申請調到其它分店的報告打上去了嗎?”李夢兒情緒低落的挽起袖子,和羅姐一起將箱子從車上卸下來,全沒有平時的燦爛模樣。

  “怎么?那客人還在糾纏你?”羅姐關上車門,面包車一溜煙開走了,司機想和李夢兒搭上兩句,無奈那女孩子連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得收起心思,趕著去給下一家店送貨去了。

  “嗯!”李夢兒委屈的埋著頭,眼圈就紅了,可不是嗎?前兩天還強吻了她,讓她覺得好可惡。

  “你。。。是真的不想和他談戀愛?”羅姐詫異的回頭望了她一眼:“那可是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個高富帥吶!”

  “羅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害怕和男人呆在一起,要不是你說他是重要客戶,不能得罪,我也不會上他的車的。”李夢兒快要哭出來了。

  “好了好了,也不知道你這是什么病,這么好的人選你都不考慮,我知道了,一會兒我就去給你打報告去,只不過呢,現在是年底了,總部那邊也很忙的,再怎么著,估計年后會有消息的。”羅姐不忍心看她著急,為她寬寬心:“把貨搬完入庫,我們也就該下班了。今天你應該是遇不上那個高富帥了。”

  “謝謝羅姐!”李夢兒又開心了起來,又充滿干勁的抱起裝滿面包的箱子,往店里走去。

  大街上突然傳來一陣引擎的轟鳴聲,一輛紅色法拉利精確的停在了蛋糕店門外的停車位上,車上下來一位長腿帥哥,高大的身形英俊的面孔,他優雅的摘下墨鏡,這不是韓金又是誰?

  李夢兒趕緊回身走向店里,想假裝沒看見,無奈身后傳來他的聲音叫住她:“李夢兒,你躲什么躲啊?想裝做沒看見我?”

  李夢兒鎮定了一下心神,轉過身去,臉上帶著公式化的笑容:“你好,韓先生!”

  “唉喲!小寶貝兒,你這是在干嘛?這么重的箱子是你該搬的嗎?把手傷了怎么辦?”韓金痞痞的笑起來,一步步靠近她。

  看著他越來越靠近,李夢兒心中的恐懼慢慢升騰起來,她面露警惕,卻怕得罪了這個大客戶,只得扯起僵硬的笑容:“韓……韓先生,你說笑了。”腳卻不由自主的往店門方向慢慢退去。

  “韓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說,我是這里的店長。”羅姐見勢,知道李夢兒的“恐男癥”又發作了,只得挺身而出,擋在了韓金面前。

  “走開,年會訂單還想不想要了?我就找她。”韓金一把揮開羅姐,大踏步走上去,一把抓住李夢兒的手臂,痞笑著帥氣的湊近她的耳邊吹氣:“這么辛苦,真是可惜了你這叫人憐惜的樣子,要不要讓我養你啊?我是不會讓你吃這些的苦的。”

  李夢兒只覺得自己的心臟被恐懼占領,不好的記憶片段壓抑不住的從黑暗的深淵中翻涌了上來,身體已經僵硬到無法聽從大腦的指揮了。

  她努力的控制顫抖著僵硬的脖子,避開了向她耳朵吹氣的韓金,死死壓住想要逃跑的沖動。

  突然,一只男人的手摸上了她的柔軟的纖腰,她身上的雞皮疙瘩立馬就向臉上蔓延過去,記憶中,黑暗里那只手肆意地在她身上胡亂的摸捏,與此刻身上的手的感覺重疊在一起,終于,大腦中那根弦崩斷了,她失控的尖叫起來。

  待她清醒過來,已經跌坐在了地上,裝面包的箱子翻倒在地,地上滿是滾落的面包,而韓金驚訝的站在一旁,慢慢的皺起眉毛,混身散發著讓她害怕的怒氣。

  董明意站在遠處,冷冷地看著這一切,本來她只是過來表達一下昨晚“小四”收留她的謝意,順便看看能不能打聽出這“小四”和韓金到底什么關系,沒想到就看到了這一幕。

  她以為韓金和“小四”不過是俗套的軟飯男和拜金女的故事,沒想到真相卻是這樣,韓金吃她的用她的,還仗著她家的勢去欺負一個小姑娘。這女孩子被自家養的狗咬了,還沒自己懷疑,確實挺無辜的。

  不過,現在如果就捅開窗戶紙,她一手打下的江山,離婚時還得分給韓金一半,雖說是集團還在父親名下,但這么多年她私人的收入積蓄也不少,憑什么分給這個無恥之徒?她一分也不想給他!

  她向一旁的廣告牌后避了避,撥通了手上的電話,韓金也在走向李夢兒時,他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行動,他皺眉看了看,咳了一聲,立馬換上一副溫柔的表情,低沉磁性的聲音脫口而出:“嗨!親愛的,什么事?”

  董明意看他一副虛偽的模樣,忍住想作嘔的感覺,以前她怎么會覺得這個人的聲音勾魂奪魄的好聽呢?

  她故作平靜的說:“我梳妝臺上有個藍色包裝的盒子,你幫我送到我辦公室,交給陸秘書,劉秘書陪我爸去政府開會了,只能靠你了,路上小心。”

  韓金自認為風趣的說:“夫人一言,韓某快馬一鞭。”

  他掛上電話,朝坐在地上的的李夢兒投去冰冷一瞥,便黑著臉,坐上他的法拉利,絕塵而去。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曾道人2013一句爆特诗